当前位置:首页 > facebook注册 > 列表

Facebook想用Instagram为未来买单?

发布:facebook 来源: PHP粉丝网  添加日期:2018-09-27 16:15:35 浏览: 评论:0 

Instagram对Facebook已经越来越重要。

据《纽约时报》早间报道,社交巨头Facebook旗下图片分享应用Instagram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已经离职。报道称,CEO Kevin Systrom和CTO Mike Krieger周一通知了管理团队以及Facebook方面他们将离开。在声明中,他们没有透露离职的具体原因,但表示会“再次探索自己的好奇心和创造力”。

而下午时分,彭博社的报道指出,围绕Instagram的未来发展方向问题上,两位创始人与Mark Zuckerberg的关系变的越来越紧张。自2012年被Facebook收购以后,Instagram在享受其基础服务和资源来推动增长的同时,还得以保持品牌独立和产品独立。但是Zuckerberg对Instagram日常运营的介入越来越多,而遭遇数据隐私打击以及用户增长放缓的Facebook,其未来发展甚至很大程度上都寄托在了Instagram身上。

没有了创始人在其中沟通和斡旋,未来Facebook和Instagram的关系可能会越发紧密——可能是Facebook产品部门的一部分,而不是独立运营。但这不禁让很多人有些许担忧,Instagram未来将走向何方?这会不会为竞争对手Snapchat带来机遇?

六年前被收购后,Instagram就成了Facebook战略棋子

Instagram正式发布于2010年10月,在2012年4月被Facebook以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。这一决定做出后,也意味着Instagram创始人在公司已经不能完全说了算。

当年12月,Systrom在巴黎参加LeWeb科技大会接受采访时就曾有过表述。在八个月前,Facebook挂牌纳斯达克,但公司股价下滑、盈利前景不明,所以两岁的Instagram也相应要分担一定的压力。虽然他表示没有在产品中添加广告的具体计划,但也承认收购后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。而且,即便公司在独立运营,但盈利压力可能也即将开始。

“我们从公司创办之初就决定保持独立,即使是在现在的母公司Facebook内部也不例外。但我们意识到,公司需要为Facebook作出贡献。”Systrom当时说道。而当时,Facebook的股价自上市以来已经下跌约28%。

同样在12月底,Instagram还做了一件非常有争议的决定。彼时Instagram宣布将对服务条款进行修改,其拥有对用户照片的永久销售权,而且无需通知拍摄者或给予补偿。此消息一出,便立刻激起了用户的反对,而Instagram也因此被迫恢复先前服务条款。这样的尝试,大抵也是Systrom所不认同的。

自此之后,Instagram除了要帮Facebook完成移动化转型,也要积极应战Snapchat——Facebook曾打算10亿美金甚至更高的30亿美金收购Snapchat,但被拒绝。在Snapchat推出story功能后,Instagram也上线了像素级的类似功能,而且WhatsApp和Facebook都有跟进。

从创始人的角度出发,大多要保持初心,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。但从今年上半年来看,Instagram的动作颇为密集。

这些动作包括推出个性化购物频道,开发独立购物App,内测视频中标记好友功能,内测大学社交功能,上线好友在线提示功能,精简版Instagram Lite应用悄然上架,推出最多四人视频群聊功能,发布长视频平台IGTV,添加了支付功能支持等。

加大对Instagram的开发,说明其对Facebook的重要性,但与此同时,可能与创始人的隔阂加大。

10亿用户1000亿估值的Instagram,可能左右Facebook的未来发展

经过这六年的发展,Instagram的用户也从当初的4000万增长到了10亿,而估值也从5亿美元飙升至千亿美元。相比而言,Snapchat今年Q2没有公布月活,而日活同比增长8%至1.88亿,目前市值为114亿美元。可以说,Instagram成为Facebook移动化转型的重要一步,也是对抗竞争对手Snapchat的重要棋子。更重要的是,它可能左右Facebook未来的发展。

今年的Facebook,发展颇为坎坷。美国当地时间3月17日,《纽约时报》和《卫报》报道称,Facebook上超5000万用户数据被一家政治广告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所泄露。而且这些用户数据泄露可能直接影响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、英国脱欧等政治事件的最终结果。这一消息爆出后,Facebook股价出现断崖式下跌,后续的调查也接连不断。很多媒体形容,这是Facebook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
用户数据隐私问题,也反映到了Facebook 2018Q2的财报数据中:营收为132.31亿美元,同比增长42%,但却是三年以来首次低于预期;日活用户为14.7亿,环比增速是有史以来的最低值,而欧洲地区甚至出现负增长。同时,占比高达98.54%的广告收入也出现放缓迹象。

这种情况下的Facebook,急需要新的营收增长点和产品支撑,而Instagram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今年6月26日,彭博社报道称,如果Instagram是一家独立公司的话,其估值将超过千亿美元。Bloomberg Intelligence分析师Jitendra Waral分析指出,10亿月活用户将帮助Instagram在接下来的12个月内实现超过100亿美元的营收。而且其吸引新用户的速度远超Facebook,预计五年后用户可能超过20亿。

一个月后,《彭博商业周刊》撰文称,Instagram和Facebook的力量对比发生变化,而前者可能左右后者的未来发展。其中一个尝试是,打通几大产品的广告投放模式——同时售卖Instagram Stories、Messenger广告以及Facebook视频插播广告。“你听到的这一推销模式并不是唯一的,”Instagram在一份声明中称,“我们正不断与广告商合作,帮助找到和发现在Facebook家族产品上投放广告的最佳格式。”

但是问题在于,因为Instagram和Facebook“各自为政”,可能会阻碍后者抓住这样的机遇,而解决的方法之一就是高管的变动:Facebook CPO Chris Cox还将掌管Instagram、WhatsApp、Messenger。Facebook信息流前主管Adam Mosseri被任命为Instagram产品副总裁,向Systrom报告。而这些都可能是高管被架空的节奏。

不过值得思考的是,Systrom和Krieger可以很好的借用Facebook的广告商体系以及基础资源,同时保证用户的使用体验。但是新的CEO能否做好平衡,同时保有产品的调性,还存有疑问。如果没有尝试成功,这可能是Snapchat的机会所在;而如若成功,Instagram就有可能成为Facebook的未来。

Tags: Instagram Facebook未来

分享到: